文字泡一块钱一个

。。。

【冰秋】师尊,等我4

   ooc预禁,满足我的愿望(就是想让师尊照顾小白花冰河,后期什么的再说吧,可能黑化有可能一直白下去,系统什么的再说吧)


  不管洛冰河在不在,他都得去看看,但是看不见也是够麻烦的。


  “咚咚咚”“师弟 我把木师弟请来了。”沈清秋听到岳清源的声音 ,不得不感叹掌门师兄效率真的很高啊 。随后他听到门开的声音,“师弟,你这么自己下床了?你现在什么也看不见,你……”沈清秋抿了抿唇打断了岳清源的关心,拍了拍岳清源放在他肩膀是的手,笑了笑说“师兄,没事的”岳清源愣了愣,这是小九回来了后,对他还算得上“温柔”的笑了吧,他记得在沈九失明时,他狠狠地抓住了他的袖子,但是又很快狠狠地推开了他,他看见小九左臂上的血顺着衣袖留下,咬着牙说“不用你管,滚!”他想去过去,但是他却不敢,他怕,他怕被小九再一次推开……


   ……遭了,沈清秋的笑直接僵在了脸上,他忘记了,这应该是岳清源和沈九刚刚进入师门的时候,这时候沈九绝对不可能对岳清源笑的那么和蔼的,沈清秋感觉,系统是个好东西,好歹可以提醒自己不要ooc。


“好了,我想给他拆纱布吧”打破沉默的是木清芳,说着他就动手了,“啊……嗯,木师弟快拆吧”木清芳狐疑的看了他一眼,感觉怪怪的,但是没有多想,就上前去拆了,他临走前还嘱咐了很多,但是此时的沈清秋一句话也听不进去,他现在很担心洛冰河,因为刚刚系统提示音又响了,虽然只发出警告声,但是他真的不敢确定洛冰河现在安危。


在他们走后,沈清秋便去了洛川,他不确定现在洛冰河到底在哪里,但是他还是决定先去王府看看,万一洛冰河在呢?


  他好不容易找到了地方,但是……但是……他迷路了……他眨了眨眼睛有些迷茫是看着眼前王府,他选择放弃,洛冰河带他去看过洗衣妇的墓,但是并没有带他去看他以前家,这么大个院子他去哪里找啊?


   最后沈清秋打算碰碰运气,去后山看看能不能遇到洛冰河,他记得他说过,他小时候经常在后山捡柴,冬天好暖和点。


下章吧,下章肯定可以相遇。


【冰秋】师尊等我(3)

   ooc预禁,满足我的愿望(就是想让师尊照顾小白花冰河,后期什么的再说吧,可能黑化有可能一直白下去,系统什么的再说吧)

掌门师兄?现在沈清秋的脑子真的是一团乱麻,他不知道发生了什么?他不是死了吗?系统这是把他传送带过去了?看来只有这种可能可以解释了,那么洛冰河呢?他……

  他还没有回过神来,岳清源拍了拍他的肩膀说到:“师弟,别担心木师弟已经说了这失明只是短暂的,过几天就会好,哎都怪我没有注意到那只魔兽。”,沈清秋沉默了一会,他现在还没有理清楚到底发生了什么?,而且为什么自己会致盲,他不记得以前发生过这种事啊?只好先打发师兄走好了

“师兄我累了,你先走吧。”岳清源看了看躺在床上的沈清秋,张了张嘴,最终还是没有说什么叹了口气,走了。

沈清秋躺下后,可是试图呼叫系统,但是基本没什么卵用,现在沈清秋着急的都快骂娘了,他现在很担心洛冰河,他觉得的在自己昏迷最后一刻,系统提示音说的是:“主能源异常,请尽快进行修复。”之后好像又说了什么但是他没有听清就昏了过去。

沈清秋叹一口气,着急也没有办法,他扶着床沿,坐起身来想去喝口水揉了揉眼睛,发现眼前一片漆黑,才想起自己好像还什么也看不见,就放弃了,他习惯性的想叫洛冰河,刚张了张口,才想起,洛冰河已经不在了,他揉了揉头,最后还是觉得自己去,但是,结果不出所料,哐当一声,他去直接磕到了床旁边的灯,幸亏他扶着床沿,不然就直接跌倒了,的时候肯定得逼格了。

  沈清秋摸索了半天,也没有找到桌子在哪里,他心中有些疑惑,这不是竹舍吗?桌子应该就在这里了啊,他满心疑惑,但是又没办法只能继续摸索,终于找到了桌子,他想了想这应该是原著没有写到的 ,应该是沈清秋刚刚拜入苍穹山的那段时间,现在想来,刚刚掌门师兄的声音也有些不对,不应该那么年轻,沈清秋想了想,那洛冰河是不是也会在呢?

好吧,~_~感觉自己真的写的一言难尽,但是好歹开了坑跪着也要填完,下一章洛冰河就出现了,小包子洛冰河,你懂的。

【冰秋】师尊,等我(2)

   ooc预禁,满足我的愿望(就是想让师尊照顾小白花冰河,系统什么的再说吧)

   “警告,警告,世界被破坏,需要重塑!警告需要重塑!”沈清秋被这突然的系统警告声吓了一跳,他刚想问系统问怎么回事,突然一阵眩晕袭来,他感觉自己的身体像是被撕裂一般疼痛,脖子上上洛冰河给他的玉观音发出莹莹的光亮,他想握住玉观音,可是在握住他之前他就晕了过去。

 

洛冰河看着心魔剑碎片,当初心魔剑既然可以斩破时空让那个洛冰河过来,他相信心魔剑一定是可以划破时空,回到在清静峰的时候,但是这把残破心魔剑……他并没有把握能不能回到过去,但是那样怎么样呢?他已经什么都没有了,对于他来说还有什么不敢舍弃的?

  他回到竹舍,坐在沈清秋墓的边上,毫不犹豫的将心魔剑插入了心脏,洛冰河意识逐渐开始涣散,或许对于他来说,一把心魔剑并不能杀死他,但是对于一个一心求死的人来说,死亡还是一件很简单的事的 ,如果说他现在还有惦记着什么事的话,那就是,没有听师尊的话 ,好好的活着,呵,师尊知道了一定会生气的吧…

洛冰河彻底闭上了眼睛,夕阳下竹林很美,很美,竹屋的一切都没有变动只是物是人非罢了。

  沈清秋睁开眼睛,他感觉自己头快炸了,他都没工夫吐槽系统了,他不知道系统又是闹哪样,他使劲揉了揉眼睛但是还是什么也看不见,他内心着急,不停的呼叫系统,系统却没有反应,就在这时一个声音从头顶响起:“师弟别揉了,过几天眼睛就会好了。”

甜文,不虐。后面主要就是师尊视角了。

【冰秋】师尊,等我(1)

第一次写冰秋,已经关注一年了,真的很喜欢这对cp的,第一次开冰秋坑。

ooc预禁,满足我的愿望(就是想让师尊照顾小白花冰河,系统什么的再说吧)

  沈清秋知道,他总会走的,他已经活了千年,他已经无法再陪洛冰河走下去了,他只觉得周围的吵闹声变得越来越模糊,他觉得好累,好累在意识最后涣散时,他只听到洛冰河说:“师尊,等我。”然后他的意识就陷入了一片黑暗之中。

  “尊上,已经准备好了”

   “嗯,准备完师尊的葬礼,我就走了,之后你便是魔界的新君主。”

    “是”沙华玲静静地看着那个转身离去的男人,她真的不知道一个人的执念到底又多深 ,他才可以对自己如此决绝,毫不留情面。

  洛冰河回到了竹舍,将沈清秋的尸体放在了床上,沈清秋样貌还是与以前一样,不似普通修仙者一般,早已白发苍苍,沈清秋他依旧是黑发如瀑,若不是这人早已停止呼吸,或许你只会以为他睡着了,洛冰河低下头,吻了吻沈清秋的嘴唇,附在他耳边说“师尊,等我。”说完站起身,把沈清秋的尸体埋在竹舍旁边,转身就走了,与以往一步三回头不一样,他头也不回的走了。

  “恭喜宿主 ,你已经完美完成任务,是否回去?” 沈清秋看着眼前的图框,眼神迷茫,他不是死了吗?他问系统“系统,你什么意思?” “宿主 ,你以完美完成任务,是否回去?” “回去?回哪里?” “回您原来的世界”  “那洛冰河呢?” 系统突然沉默,一会后,“宿主由于你的限权不够无法得知 ” 沈清秋。。。他不知道为什么系统不回答他的问题,他只好换一种问法“如果,我不回去,会怎么样?”系统沉默良久后,以最冰冷的金属音说:“你将被抹杀。”

甜文,放心不虐,算是重生吧,具体细节在说吧。

【喻黄】猫化 中

(车)
ooc预禁 

在试衣间猫化,发情期

链接在评论里

【喻黄】猫化

(车)
ooc预禁 

在试衣间猫化,发情期

链接在评论里

【周叶】论和账号卡恋爱了,怎么办?在线等,挺急的 3

ooc预禁,一枪穿云周×穿越叶

叶修瞬间软了下来,而在他身上躺着的周泽楷,似乎早就知道他会有这样反应,他俯下身,用舌头舔弄这他后面的那块皮肤,叶修怎么可能被一个后辈上了,你觉得可以吗?他抬起膝盖,直接踢上了他的小腹,周泽楷被这一下弄得生疼,连慢向后退去 而叶修呢,他被周泽楷那一下弄得现在算得上是十分狼狈了,周泽楷也被叶修这一下弄蒙了。

论在新婚夜被老婆直接扔下床,还来了一个膝袭,怎么办?老婆是嫌弃完了吗?

小周委屈但是小周不说。

两人相对无言,最终还是叶修先说话了,“小周啊,这是怎么一回事。”周泽楷愣了一下,问“叶修?” 叶修也愣了一下,这个后辈向来啊特别礼貌的,也很沉默,他可从来没有听过他自己喊过他的名字,不过他还是下意识点了点头,对面的周泽楷好似突然释然了,说:“我是主人账号卡,一枪穿云。”叶修看着他,怀疑自己出现了幻听,什么?账号卡?一枪穿云?不过这样也解释了,为什么他们会穿着,嗯。。。这样古怪了。

叶修既来之则安之,刚刚的不愉快也很快就过去了,对他说:“那你知道我为什么会出现在这里吗?” 一枪穿云点点头:“或许是因为这是设定吧” “设定?”“每年都会有人来的,有时候是实体,有时候是和你一样情况” “那什么时候可以回去?”

“不知道,多则一年,少则一个月”叶修沉默了,一个月有点太长了,更不要说一年了,不过有什么办法呢,叶修说:“嗯,那今天晚上我睡哪里?” 一枪穿云似乎被这个问题问的有些不好意思,沉默了一会说:“和我一起”叶修“……”

小周表示自己的账号卡给自己带了绿帽子想睡自己的老婆,怎么办?

【索夜】【喻黄】异端2

  ooc有,喻文州黑化,后期的事

学院在大陆的中心,而他们在大陆最边缘的地界,赶过去至少要2年时间 ,说实话有时候喻文州真的觉的黄少天很烦,很想直接施一个禁言术给他 但是每次看到黄少天眼睛就放弃了,他很喜欢他的眼睛,与他的不同他的眼睛是天蓝色的,和他主人一样,眼睛很清澈,很像他以前在那地下室书里看见的一种龙的眼睛,特别相似,书里记载这种龙只在上古出现过一次 ,是王的坐骑,但是他总感觉不像,因为在插画里王看向龙眼神怎么也不像是看待坐骑,倒像是……爱人?……王爱上他的坐骑?好吧,或许是他疯了吧。
 

   看了看时间, 他叫醒了黄少天,他是最喜欢的是在黄少天刚刚醒来时 ,阳光洒在黄少天脸上 他金色的头发在柔柔的晨光里发出暖暖的黄色,喻文州无法形容那是一种怎么样的颜色,因为他在古堡的地下室里面,从来没有见过 ,但是他确实很喜欢,就算他一半的血统是吸血鬼,他依旧很喜欢, 黄少天睁开眼,眼里还含着泪水,每次看到黄少天这样模样让他好几次忍不住想去亲吻他的双眼,在他的身上打上属于他的烙印,有时候他自己也不明白为什么会有这样的冲动,他很难解释的清楚,索性也就不管了。

  “文州?已经该起床了吗”

  “嗯”

“ 文州,你说我们能不能进入学校啊?”

“没问题的,相信我。”

然后两人就没有再说话了,他们都知道制度有多么残酷全大陆只有600人可以进入的学校真的很残酷,而且每年还会刷下一批批人直到最后剩下的200人 ,但是,该来的总会来,但是让喻文州没有想到的是在这里,他居然看到了一个熟人——叶修

喻文州不仅瞪大了眼睛,叶修是这所学院的老师吗?,那他为什么还要让他来拿呢,他自己拿不是更快吗?所以他说被利用了吗?可是……有必要吗?一瞬间喻文州思绪飘了很远,导致黄少天叫他都没有听见,而叶修好似看见了他,笑了笑做了个口型,他读懂了,他点了点头。

黄少天不傻,他知道喻文州不是对自己点头,他顺着他目光看去可是只有茫茫一片,而喻文州也发现了黄少天,“少天,怎么了?”

黄少天摇摇头,他知道喻文州从来没有他表面上的温和, 他一直可以感受到喻文州身上有一种很特殊的魔力,不是精灵的,很弱,如果不是他天生比较敏感或许根本察觉不到,所以他一直知道喻文州他有秘密 ,而且自觉告诉他,这秘密可能会影响整个大陆变革。

【周叶】定情信物都在这了,还能跑了不成 上

ooc预禁
原著背景,但是也一直嗯……玄幻吧……
青龙叶×小周

   周泽楷从出道开始脖子就一直挎着一条吊坠,但是不同的是他的那条绳子不是我们普通的红色或者黑色,而且一种青黑色,特别有复古感,叶修在周泽楷刚刚来汇合时就有看见,不过刚刚开始也不熟,再加上小周又不爱说话性格,没有多提了。后来,也就习惯了,偶尔提一下,周泽楷也只是笑笑,并不回应。

   直到夺得冠军那个晚上,大家都喝酒了,但是没想到,周泽楷酒力那么差才喝了几杯啤酒就有些晕乎了,叶修心理感叹“不容易啊,终于有个和自己酒量差不多的人了”虽然周泽楷酒量差但是酒品不错,没有耍酒疯, 叶修只能先把他送回去,然后叶修表示 ,没想到你是这样的周泽楷

叶修好不容易把他放到床上,刚准备走人,周泽楷突然做起身来,拉住他,叶修被这一下弄得也是有点懵了,然后周泽楷就使劲拉了他一下,直接把他带床上了,然后铺天盖地的吻就下来了,叶修反应过来后,连忙推周泽楷,但是说真的平时他真的没有看出来他有那么大力气,叶修居然一时推不开他。

最后他还是推开了,叶修急忙的要跑,但是小年轻还住着自己胳膊不放 “前辈……你说话不算数,你说过将来要嫁我的”叶修当时就被吓着了,脑子里迅速想着自己有没有对不起过别人,可是想来想去,自己接触的女性,除了队友和荣耀女神外,叶修敢对天发誓,他绝对没有始乱终弃过,“小周饭可以乱吃,话可不能乱讲,我什么时候说过那种话?” “有的,我还有定情信物呢。”说着他把脖子里的吊坠拿了出来,叶修当时就僵那了,这个。。。好像,似乎真的有那么一回事来着?
 

两章完,嗯实际上老叶说的是嫁来,但是周泽楷老妈告诉她男人应该娶,所以他就坚信,一定说叶修口误了,对就是这样。

【周叶】甜甜的脑洞

前文戳主页
这是一个新坑,ooc预禁
古风,新郎周✘新娘叶
前文戳主页(微量喻黄)

  皇帝赐婚了,但是叶修对周泽楷是真的没感觉,对于他来说周泽楷只是自己以前一直跟在自己身后的孩子,至于嫁给他,他真的没有想过,所以理所当然他逃了,但是知子莫若父,叶父怎么可能不知道叶修的想法(私设叶父实际上挺喜欢周泽楷,年少有为,而且家里干净,再加上对叶修算的上是一心一意了,再加上叶家也对皇帝忠诚)所以很果断的拦了叶修,但是叶修是谁?他还是逃了,但是他还是和周泽楷结婚了,这全是我们喻文州大大的功劳,你问为什么他帮周泽楷?很简单黄少天就是周泽楷帮他追的(还是那个喻黄短篇里面的,会交代),实际上本来他也不想答应的,但是最后还是答应了,反正他看得出来叶修实际上不讨厌周泽楷,而且给他做个伴也不错,就这么愉快的决定了,所以叶修千算万算没有想到他被喻文州算计了,他也不带跑了,反正周泽楷他挺喜欢的 只是很心虚(把人家忘记了,一见面就打一拳)很快周泽楷就来了,一身酒气,下人把他送进去就走了,叶修看着躺在床上的周泽楷,突然想起小时候他说要嫁自己的事情,就笑了笑,然后呢,周泽楷突然暴起,就连叶修也没有反应过来,自己被他扑倒在床上,叶修后背狠狠的被摔在床上,他还没有缓过来,周泽楷就直接亲了下了,叶修火了,他想退周泽楷,但是周泽楷抱的很紧,他也不可能直接把人踢下床吧,好在周泽楷人还是没有很过分,不一会就松开了叶修的唇,只不过还是抱的很紧,叶修听见周泽楷说:“前辈,不要走”突然也就心软了,好言相劝,周泽楷总算松开了点,但是依旧不放手。

第二天,周泽楷醒了,看见被自己抱着的前辈,说真的他心里很开心,毕竟这是他从小时起唯一的愿望,他以为这个也永远只是个梦想了,没想到居然有一天真的把心爱的人抱在怀里,想着他居然傻傻的笑了,叶修被他吵醒了,看着周泽楷笑一头雾水问:“笑什么”周泽楷见叶修醒了,摇了摇头说:“没什么,只是这样看着前辈好好”叶修被他这么直白的话也弄得愣了,咳了一声偏过头说:“刚起床了。”周泽楷是看见了叶修的耳朵居然红了,这样的奇景算的上是少见了,从小到大他都没有见叶修这样过,于是更加欣喜了。

叶修是谁?是大将军,他或许不喜欢战争,但是你无法否认,他很强,不论从什么方面排兵布阵到统领军队,每个方面或许不是最强但是他一定会一点,这样的人怎么可能在深苑里每天相夫教子呢?但是谁又会让一个嫁人的哥儿出征呢?周泽楷呢,说真的他让叶修和他一起上战场所承受的压力也是无法估量的,叶修都知道,所以他对周泽楷如果除去刚刚见面时的尴尬外也对这个后辈,不或许说是小丈夫挺喜欢的,如果说正真的确认他喜欢周泽楷还是因为那次。
   

好吧我懒就到这吧,后面还一段,外加国庆时的一辆车,嗯。。。就这样吧,一个学生党心累