文字泡一块钱一个

。。。

【喻黄】婚期将至(一发完)

古风 ooc预禁
丞相喻✘剑圣黄

   如今京城盛传,喻丞相即将以十里红妆迎娶他心爱的姑娘,京城里不知道有多少姑娘为之心碎 ,而街上的人也纷纷议论是哪家姑娘有如此福气,毕竟京城喻丞相年少有为,人也是英俊潇洒,且到现在都还没有娶一房小妾。

   而丞相府里,喻文州正在和一位姑娘聊天,只见那姑娘脸上略施粉黛,发上只戴一只簪子,本应该高兴的她,却眉头紧凑对喻文州说:“啧,你确定要这样吗?”而喻文州面上不改一贯的笑容,伸出手指了指树后,那姑娘也就识趣的闭嘴了,因为她知道,蓝雨的妖刀一定就在附近,果然不一会,从树后窜出一个人来,来人的腰上挎着一把剑,手里还拿着一些东西,应当是彩礼了,不用说一定是江湖上盛传的剑圣黄少天了。喻文州见来人说道:“少天,你回来了来了”黄少天则喋喋不休的说:“是啊,你也真不够兄弟啊,结婚这样的大事都不告诉我,说你是不是不把我当兄弟”喻文州病没有回话,他只是盯着黄少天,黄少天嘴角虽然在笑,但是怎么看怎么又一种僵硬,是的黄少天喜欢喻文州,早在喻文州还是蓝雨训练营时就喜欢,然后但他发现时,他本能的想去逃避,直到喻文州被组织派去当卧底,他们已经5年没有见了,他这5年来一直在边塞,虽然这样的任务本不应该派去给他做,但是为了躲避喻文州,他跑到了那里,因为他知道喻文州的手是不可能伸到那么长,他本来打算躲一辈子,直到他听到喻文州要成亲的消息才火急火燎的跑回来。

  黄少天看着做在喻文州对面的姑娘,虽然并不是那种像桃花一样的惊艳,比起来她更像是茶一样,需要人细细品尝,但是确实和喻文州很配,可以说是天作之合了,而自己呢,或许和她就是两个极端吧!

   黄少天并不想多待,放下彩礼,本来打算走,但是喻文州眼疾手快的抓住了他的手腕:“少天,刚来就走吗?未免太着急了吧?不如参加完我的婚礼再走如何?”黄少天本来打算拒绝的,可是转念一想,这或许是最后一次见他了吧,最终还是同意了喻文州。

  看着心爱是人娶别人无疑是残忍的,这几天他基本上都不怎么出门,直到结婚前一晚,新娘子来找他了,新娘子急急忙忙的跑来他的房间,抓住黄少天的手臂,泪眼朦胧的说:“求求你,帮帮我,我不喜欢喻文州,我以有心爱之人了,我和他只不过是父母之命媒妁之言,我与他并不是真心相爱的,求求你,帮帮我,帮我逃脱。”

  黄少天在听到他们,并不是相爱时,内心的喜悦是怎么样也无法忽视的,而面对眼前这个人似乎也没有那么讨厌了,他一口便答应了下来,江湖的剑圣,那可不是假的,虽然还带着一个人,但是躲过丞相府的人又有都难呢?

  当黄少天把新娘子送走后,后面传来了脚步声,黄少天下意识拿起冰雨直戳那人喉咙,在看到是喻文州后连忙收手,喻文州便开口了:“少天,婚期将至,你把我的新娘子送走了,那我该怎么办呢?”喻文州声音很冷,黄少天被这一下唬住了完全没有想喻文州为什么在这里,而自己又为什么没有发觉,只是结结巴巴的说:“那那啥 文州啊,那姑娘也不是自愿的,你也不能强迫她啊,强扭的瓜不甜,我知道你不喜欢这样的哈!”喻文州没有说话只是盯着黄少天眼睛,看着黄少天因为心虚而左右飘忽的眼睛突然笑了,黄少天被这一下突然弄楞了,他刚想说什么就被喻文州制止了:“既然这样,那少天赔我一个新娘子如何?反正也没有更适合的人选了不如就你吧!”  “啊?我?”喻文州煞有其事的点点头。

于是我们的剑圣就掉入了狼窝。当事后黄少天明白过来时已经迟了,毕竟婚也结了,床也上了,难不成还能离不成吗?

自娱自乐的产物,至于后续应该是少天反应过来后在婚房的场面了。

评论(4)

热度(21)